典型经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先锋模范 > 典型经验
王建设――2010感动煤化十大人物
时间:2011-06-30    来源:河南煤化集团    点播:1次
忠贞不渝 大爱无言
--记鹤煤公司铁运处王建设先进事迹
 
        王建设同志是鹤煤铁运处工电段四工区的一名普通工人。20多年前,他爱上了得了类风湿病的姚静芝,并顶着压力毅然与她结了婚;20多年来,他日夜照顾着重病在身而后又瘫痪在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她,不离不弃。在他们那间虽简陋但却充满了温馨的居室里,没有争吵,没有怨言,没有悔意,只有默默的相守和真情的相爱。
        对王建设来说,爱更是一生身心的付出。1982年6月,姚静芝的父亲退休了,19岁的姚静芝,怀着对生活的无比热爱和对人生的美好理想,接父亲的班到鹤煤公司钢丝绳厂,当了一名天车工,开始了她新鲜而美好的在城市当工人的生活。19岁的女孩子,天真活泼,青春亮丽;19岁的女孩子,充满美好的幻想。19岁,一个花季美丽的金色年龄,有着最宝贵的财富和无限的活力。世界奇妙无比,世事也变动无常。不曾想仅仅工作了两年多后,类风湿关节炎这个病魔,悄悄地降临到了她的身上。可怕的病魔纠缠着她,侵蚀着她年轻的身体。她四肢痛疼,肌肉渐渐委缩。起初她还能坚持断断续续上班,后来,她连一天班也上不成了。就这样,病痛迫使她离开了仅仅工作了两年多的工作岗位,一只刚刚翩翩起舞飞翔的小鸟被无情的病魔折断了翅膀。
        1985年8月,姚静芝在鹤壁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期间,经人介绍与在铁运处当养路工的王建设相识了。她被对方的忠厚、善良所吸引,姚静芝的美丽、漂亮,也让王建设心里荡起了层层爱的涟漪。25岁的王建设心里暗下决心,“今生就是她了。”他大胆执着地爱上了姚静芝。当时,姚静芝的手指已经变形,以后病情如何发展,自己不知道,全家人也都不知道。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情,面对眼前这个善良、憨厚的小伙子,姚静芝在既激动、又幸福的同时,更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姚静芝把她的心事告诉了她的父母亲。她说:“我的病不知能不能治好,我不能坑人家”。与女儿同样不安的姚静芝的父母专门把王建设请到家中,将女儿的病情如实相告,并好心劝他:“静芝的病将来真不知是个啥样儿,你还是另找别的姑娘吧,你的心意俺领了,我们全家都感谢你的好心。”王建设却真诚地说:“有病治病,是福是祸俺承担,爱她就愿意与她同甘苦共患难”。
        1985年12月8日,对于王建设和姚静芝这对真诚相爱的年轻人来说,是终生难忘、激动而幸福的日子。那天,王建设用平板架子车拉着连走路都困难的姚静芝到婚姻登记处领取了结婚证书。两个相爱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1988年5月,王建设与病情稍有好转的静芝举行了非常简单的婚礼。
        不久,姚静芝又住进了医院。
        在建设的心里,一直有个梦想,他对治好妻子的病抱有很大的希望。从结婚那天起,王建设带着妻子四处求医问药。他相信,终有一天能治好妻子的病。结婚后四五年时间里,他们几乎跑遍了周边的每一所医院,中医、西医都看了个遍。一年当中,几乎大半年时间都在医院里住或在医院之间穿梭。后来,听说湖北省有一家医院能治类风湿病。他就向亲戚、同事借了三千块钱,到湖北去看病。为了省钱,王建设带上自家烙的饼做干粮,饿了,就吃块饼;渴了,就着水笼头喝上几口凉水;困了,就坐在路边或医院的走廊里歇会儿。为了节约车费,他们尽量不坐公交车,凡是路程不太远的地方,建设就背上妻子步行去看病、买药。他们所受的苦,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家里没病人不知吃药苦,不知看病有多难。王建设作为普通工人,收入寥寥,姚静芝因病早已不上班,每月仅有微薄的退职津贴,为了给妻子治病,家里欠了几万元的外债,亲戚、朋友、同事、邻居能借的都借了,有的借给钱,有的给衣服,有的给提供治病的信息。王建设经常说:“这些年来,日子虽然过得苦了点,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婚姻,我们也没有因此而抱怨过谁,她是我的妻子,我愿意为她尽责任”。
        平淡的生活才是真实的生活。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着,苦中有乐,有滋有味,但好景不长。1991年夏季的一天,家里来了客人。为了照顾来客,建设打开了电风扇,姚静芝不小心受了风,从此病情加重,瘫痪在床。这一躺就是18年。人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丈夫照顾久病卧床的妻子。这18年是怎么过来的,别人是无法真正体会到的,只有王建设知道。18年来,王建设没让妻子做过一顿饭,洗过一件衣服。除了上班工作,王建设每天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来照顾姚静芝。从日常吃、喝、拉、撒、睡,到每天必做的按摩、翻身、檫洗身子、换药、喂水、喂饭,王建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着这些琐碎而又枯燥无味的事务,但他从没有抱怨过妻子,没有发过脾气。冬天寒冷,他就自己动手,象女人一样穿针引线,给妻子缝了几套棉脚套,为妻子保暖;又缝了棉垫垫在妻子身下,以防大小便失禁;夏天,由于妻子患的是类风湿性关节炎,不敢用电风扇,他就用竹扇子给妻子驱蚊送凉。18年来,已用坏了70多把扇子。西瓜上市,王建设买来西瓜切开,亲手送到妻子嘴里……。那份细心和耐心,连左邻右舍的主妇们都敬佩不已。长期的病痛无情地折磨着姚静芝的躯体,也渐渐消磨着她治病的信心,长期的病痛折磨,使她心情烦躁,好发脾气。在一次次希望破灭的打击下,她开始无端冲建设发火,使性子。王建设知道,妻子是因自己的病难治愈,心疼他受苦受累,心里难受才有这样反常的举动。他不但没有责怪妻子,反而对妻子的关心更加无微不至。在王建设的悉心照料下,在床上躺了18年,姚静芝从未生过褥疮。由于长期服药,7年前姚静芝出现了不良反应,开始出现红色小便、口干等症状,每天必须喝大量的水才能缓解这些症状。从此,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上5点,王建设早早起床开始给妻子喂水,6点再喂一次水,7点30分之前,帮着妻子将小便排空,然后再去上班。一份平凡而真挚的爱,支撑着王建设夫妻携手相伴,相儒以沫,从结婚至今,他们共同走过了二十四年的风雨人生。
        爱有时就是细小的生活片断。体贴和关爱就体现在日常琐碎的生活细节上。王建设担心妻子一个人在家里寂寞,每天上班前把电视摇控器、收音机和药放在妻子手边,因为妻子手指无法弯曲使不上劲。王建设还在床边枕头上压了一根铅笔粗细的塑料管子,把水碗放在床边一个方橙上,妻子啥时想喝水,他不在家时,就用管子往嘴里吸。有时妻子心情好想看书时,他就把两个板凳放在床上,将妻子爱看的书或杂志夹在中间。这些看似简单的小事对于正常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王建设来说非常不容易。
        如果你来到王建设的家里,看到静卧在床的姚静芝,看到她白皙的皮肤、红润的脸色、明亮的眼睛和一头乌黑的头发,很难想像她是十多年不离病榻的女人。此时此刻宽大的双人床上躺着四肢变形的姚静芝,一双已经萎缩如五六岁孩童手掌大小的手,在无声地述说她这些年苦难而病疼的经历。用姚静芝自己的话说:“有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且僵尸,躺在床上18年了,吃喝拉撒全靠建设,可真苦了他。是建设支撑着我,照顾着我,才活到了今天”。说着,姚静芝眼泪不住地往外流。每当这时建设总会对妻子说:“只要有我在,不会让你受苦,我会管你一辈子”。
王建设多年从事养路工作,这是一项比较辛苦劳累的工作。王建设一干就是二十多年。艰苦的工作锻炼了他不畏艰难、不怕苦累的意志。他常年在野外作业,一个班也不愿落下。在平时工作中,他总是脏活累活抢着干,遇着危险活儿他冲在前面。参加工作二十多年来,他从没迟到早退过,从没有因伺侯照料瘫痪在床的妻子而耽误过工作。他总是把工作放到第一位,那怕是自己早起床,晚睡觉,苦点累点,也要按时完成单位交给的任务。2001年夏季,一场大雨给马驹河铁路桥造成险情。在抢险的几天里,王建设每天清晨3点半起床,服待妻子,6点钟赶到工地。像这样的事例绝非仅此一例。
        王建设的同事都知道,王建设工作以外的时间全部用来照顾他的妻子。所以像打扑克、喝酒、聊天等娱乐休闲之类的事,大家都不会去叫他。平时,他们从不走亲戚,每年大年初三,王家兄弟们都是到王建设家聚一聚。为了让妻子放心,每年大年初二晚上,王建设抽出很短的时间到岳父母家给两位老人拜个年。即要照顾好妻子又要干好工作,王建设实在是太累太忙,只好把女儿托付给亲戚照顾。每当谈到女儿时,王建设就难受的掉泪。他说:“女儿很可爱,我也很想和女儿生活在一起,只是她妈躺在床上不能动,全靠我一个人,确实照顾不了女儿”。
        在王建设的家里,最值钱的就是那台51厘米的电视机。姚静芝是1997年办理退职手续的,如今每月能领到200余元基本退职金。铁运处的领导和处工会领导,逢年过节都要来家里看望她,给她送来救济金,慰问品等。鹤煤公司领导也多次来看望慰问她,给了他们全家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希望。
        平平淡淡才是真,丹心难写是真情。王建设以他悉心照料病残妻子的实际行动、谱写了一曲人间真善美的赞歌,也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鹤煤矿区发扬光大。